欢迎访问大学官方网站!

“破烂教授”留下“甘”霖洒人间

破烂教授留下霖洒人间

来源:舜网-济南日报、腾讯视频

家里用着捡来的家具,身上穿着岳母留下的花棉袄,但15年来他却累计义捐30余万元,救助灾区,救助贫困孩子,去世后捐献器官,“死后继续为人民服务”……这就是山东省农业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退休干部、研究员,被大家称作“破烂教授”的林甘。20191015日零点,林甘教授病逝,享年86岁。1017日上午,林甘的遗体告别会在山东大学齐鲁医院进行,林甘生前决定把遗体捐献给齐鲁医院。

生前捐空家产 身后捐献遗体

林甘生于19331月,福建省福州人,19578月由东北农学院兽医专业毕业分配到山东农学院工作,19861月调入山东省农科院畜牧兽医研究所。一直从事兽医教学、临床和科研工作,先后任讲师、副教授等职务,1993年晋升为研究员,19932月退休。

作为旧社会过来的人,他始终不忘是共产党解放军解放了他的家乡,让他这个祖祖辈辈吃不上饭的苦孩子背上了书包,走进了学堂,并且还上了大学,为此,他念念不忘党恩。退休后,他认为报答党的恩情机会到了,用微薄的退休金,支持公益事业。林甘多年来省吃俭用,把攒下来的钱都捐了出去。他的捐款远到国外的印尼,国内的舟曲、汶川,近到身边的平阴、明湖中学。所捐物资,小至自己的衣物,大至上万存款。自1998年以来用于公益事业的捐款累计已达三十余万元。

21年义捐,他收获一箩筐的感谢;30万捐款,照亮了多个孩子的前程。“我父亲的退休金很有限,这些钱都是他省吃俭用攒出来的,家里能捐的基本都捐了,说是家徒四壁也不为过。如果说他留下了什么,那就是精神,这种精神也一直鼓舞着我们小辈儿向前。”林甘的儿子林松说,虽然一辈子都在帮人,但父亲从不麻烦人。在父亲最后的日子里,虽然饱受病痛折磨,但基本不会开口喊疼,甚至坚持不去医院,自己给自己配药。就连后事的操办,都是反复叮咛要“一切从简”。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林甘实践自己的诺言,决定捐献遗体,把最后一份爱献给了社会。

林甘的慈善义举受到人们一致好评,得到了社会充分肯定,他于2005年获得“山东十大好人”,20141月获“济南市第二届责任市民”等荣誉称号,被济南慈善总会评为“济南慈善十年突出贡献慈善先进个人”。

说明: http://www.rcsccod.cn/WZHSZpublicImage/zgrtqgjx/codac/20191114/20191114213714597.jpg

▲“破烂教授”林甘获得表彰

老伴儿李杰和儿子林松都认为,林甘的善行和他的成长经历分不开。

李杰曾听林甘说起过当牙医的父亲,当时他们一家生活还算富裕,林甘的父亲每周都会向穷人施粥。

“老林给我讲过,那时候他还很小,个子不够,就站在凳子上,从桶里舀粥施给需要的人。”李杰说,后来林甘家道中落,为了上学读书,他曾到一家照相馆打工。那里的老板娘很是照顾他,不仅供他读书,还教给了他照相技术,所以在山东农业大学教书时,林甘就曾拍下了数以千计的动物病症照片。

“老林小时候受过别人的帮助,所以愿意帮助别人。”李杰眼中的林甘,因为感受过别人的善良,所以自己也愿意把这份善良传递下去。

林甘夫妇曾不顾天气严寒,亲自跑到服装店,花1000多元钱购买了20件新衣和16条保暖裤,无偿捐赠给特困大学生。

然而,在帮助弱势群体上很是“阔绰”的林甘,对自己却是相当吝啬。家里用着捡来的家具,内衣是10年前的,坎肩是20年前的,连最新的外套也都穿了3年了。李杰说:“家中的日光灯都是在街上捡的,自己扯上电线便再利用了,四方桌是从我原来的家里搬过来的,这个橱柜是朋友送的。”也正因此,林甘有了个“破烂教授”的绰号,他戏称自己节“捡”持家。

说明: http://www.rcsccod.cn/WZHSZpublicImage/zgrtqgjx/codac/20191114/20191114213714566.jpg

▲林甘夫妇捐赠的新衣与林甘身穿的旧棉袄

1998年我们俩结婚的时候,一起捐给济南市红十字会1000块钱作为结婚纪念,后来他却捐上了瘾。”李杰说。

20029月,从报上看到平阴部分地区遭遇干旱的消息后,林甘老两口捐出一年的工资12000;20035月为抗击非典捐款2000;20048月,从报上看到残疾人刘冰心的感人事迹后,他捐款4000元。2005年,除了向“每周救助”活动捐款近万元外,他还向夏津县精华聋儿语训希望学校捐款10000,向印度洋海啸灾民捐款10000元……受老两口捐助的孩子更是不计其数,仅捐助明湖中学的贫困生便有14次,还有18张全国各地汇款单回执,从400元到4000元都有。

说明: http://www.rcsccod.cn/WZHSZpublicImage/zgrtqgjx/codac/20191114/20191114213714530.jpg

▲林甘看望他捐助的贫困儿童

自筹资金搞科研 身后事看得很淡

如果走进他的世界了解的话,确实是一个善良的老头。他研究疫苗,捐款都是为了帮助别人,他在做一个梦,我也想努力圆他这个梦。

在李杰的眼里,林甘就是“生活上的白痴”、“一根筋”,只会搞科研、做实验。但不论是搞科研还是做慈善,林甘都得到了李杰的支持。

1987年开始,林甘就不再要国家科研基金,自筹资金搞科研,很快就花光了全家的积蓄。

他的特立独行注定不能得到周边所有人的理解和支持,被不少同行称为“职业神经病”。以前常有农民带着病猪、病羊和病家禽摸上门来找他治病,却经常敲错门,为减少对邻居的打扰,林甘在楼道贴上指示牌,一路指到他四楼的家门口。“老林是省农科院畜牧所退休的,用红笔在门口标记主要是为了方便很多养殖户来找他,他被称为‘鸡祖宗’、‘猪八戒’,只要是小动物得病了找他,基本都能治好。”李杰说。

林甘曾说,9年间,经历过的失败不知多少次,直到1996年终于研究成功。2002年他研制的“免疫增效弓形虫灭活苗”通过济南市科技局组织的成果鉴定。

2013,林甘被诊断为原发性肝癌。当时,林甘就希望在百年之后,把自己的器官捐献出来。“齐鲁医院复检说癌细胞已扩散,等过世后,角膜可以捐献给需要的人,现在都报道眼角膜紧缺。遗体也能用作科研,帮助更多的人。”林甘曾说。

捐献身体器官,李杰也无异议,“一辈子风风雨雨的,身后事也看得淡了。遗体捐献可以惠及更多人,不能浪费了身体这么好的材料,我也能理解。”

林松得知父亲要捐献遗体的想法后沉默了很久,“这是一件有益于社会的事,以顺为孝,老人愿意做,我们也没意见。”

病后林甘不愿意住院,“济南的多家医院应该都有一张老林写的条子,上面写着‘自愿出院,后果自负’。”李杰说。林松也表示,有一次父亲上午做完手术,下午就喊着要出院。李杰说出了林甘不愿意去医院的另一个原因,“老林担心打针会对器官造成影响,这样他就不能捐赠健康的器官了。”

在林甘去世前几天,李杰曾哭着求他,“老林啊,咱不捐了行吗?”但病重的林甘还是坚持着自己的信念,“捐”。

“父亲其实内心还有个心愿,就是希望受捐者也能加入遗体捐献的行列,往下传递正能量。”林松说,“他说我捐给你钱了,你学习慢慢就好了,你有钱了,你再往下捐,你再往下帮,他认为这是一个正能量的循环。他并不注重荣誉,就是想把善事传播出去让大家都去做。”